甘甘暖

怎样才能屏蔽所有关于镇魂的东西

哇哇哇 给太太递笔

子见南子:

饥寒交迫头昏眼花

举目望去全世界皆我CP

空口磕糖大法了解一下

妖 · 9【完】(恺楚)

子见南子:

- 写得我在图书馆哭了起来。


- 其实是HE【信我




妖·1 妖·2 妖·3 妖·4 妖·5 妖·6 妖·7 妖·8




      自从穿越边境后,楚子航便换上了东方的服饰,长袍曳地,丝料摩擦发出的声音如同风拂过柳叶。恺撒听见动静便回了头,把自己的外套铺在地上好让楚子航在自己身旁坐下。


      “出发的时候我所有的同伴都已经死了,而我只是容易疲倦。”越接近目的地,楚子航的精神就越足,瞳仁在月色下隐隐反着光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我和他们应该是一样的。”


      恺撒侧头看着他,伸出手指去戳他皱起的眉心:“这说明我养得好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连你的王都没能救活他的精灵,一定有什么不一样。”往旁边偏了偏躲开恺撒的手指,楚子航努力思索着。


      发觉楚子航是在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,恺撒也就跟着考虑了起来。城内的每一只精灵他都曾找借口拜访过,宝石金银与亮色的衣袍,人们费在精灵身上的用度时常比他们自己的还要多。一次祭典过后的晚宴上,国王曾让那位女精灵出席于贵族面前,她的黑发中缠着金丝,脖颈上缀着翡翠,透蓝的欧珀在裙摆上闪着海浪般的光彩,她婷婷地立在大厅尽头,如同赫拉孔的女神现身。


      “也许……”那些被装扮得华丽而耀目的精灵一一在恺撒脑海中闪过,他轻声说,“是有一点不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恺撒抬手轻触楚子航的脸颊,指尖擦过他的眼角。这双眼睛曾在他面前一点点变得黯淡,如今又重新燃起金色的火焰。它们初次在雾气蒸腾中睁开时的美丽恺撒仍能清晰地忆起,他那时相信神一定是因为太阳不够温柔而月光又过于冰凉,所以将这样的光彩带来世上。


      “你与他们不同,”恺撒亲吻着他宿命的双眼,“也许是因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四野暮合,楚子航在虫鸣鸟吟的旷野间滞住了呼吸,他忽然觉得这次跋涉从一开始就应该被阻止,他该在那座阳光盛大的城市里继续生活下去


      即使死去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向窗外眺望,远处有灰绿的山脉与天际相接。


      “比我想象中要快,上次离开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无止境地前行直到眼睛变成黑色。”楚子航说。


      他的身后传来碗筷敲打的声音,恺撒大概在使用筷子这件事上特别没有天赋,三个月过去了,夹豆子的时候还是手抖个不停。


      “抵达目的地的最快方式就是不去期待它。”放弃了挣扎,恺撒直接端起盘子往碗里赶。


      没有接话,楚子航关上窗子走到桌边坐下。


      “再往下走就要进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干粮和防蚊虫的药我都买好了。”恺撒拨拉着盘子里的肉丝,没有看楚子航,“你可以带我去看看你家、你平时喜欢闲逛的地方、你喜欢的树和花、你出生的地方……你记得你在哪儿出生的吧?”


      “山涧的一株兰草旁边,它会开蓝紫色的花。”楚子航回答。


      这片山林古老而广袤,楚子航大可以领着恺撒在里面走上许多天,告诉他每一株草木的名字,带他看每一处自己曾到过的地方。但是路就一定会有尽头,两个人现在在做的,不过是假装有些事不会发生。




—尾声—


  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议事广场中央站岗的士兵闻声回头,一个比他略矮小的人掀起兜帽的边缘。发与眼漆黑如夜色,白色大理石般的面容上有着流水镌刻出的柔和五官,是个漂亮得过分的异族人。


      “请问恺撒·加图索在哪儿?


      “你不该直呼他的名字,不过作为外族人你可以被宽恕。”士兵的语气异常温和,“那位大人被葬在他的家族墓园里,从这里往西南,绕过一栋白塔后有一片开阔地,那就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楚子航放下帽檐,向着士兵所指的方向走去。


      他在熙攘的人群中穿行。商人、被售卖的精灵和一掷千金的贵族都不在了,但这个集市仍旧鲜活繁荣,仿佛故事尚未开始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


      雕像被供进神殿的人却被葬在了墓园东侧的边缘,四周空旷而平整,灰白的墓碑孤零零地立着。楚子航蹲下身,在长长的称号下找到了熟悉的名字,工工整整地刻在那儿,每一笔突出的地方都被凿出了锐利的尖角,像是生着刺。


      楚子航一路走来,听着吟游诗人念诵关于那人的歌。他的战争、他的胜利、他的财富与爱情……所有这些都像薄纱一样笼住了楚子航的眼睛。隔着这些故事他能勾画出一个太阳般高贵而伟大的人,然而把帘幕都掀起,他所看见的却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年轻男人,有着在东方从未见过的灿烂金发,初见时就把浸在浴池里湿漉漉的楚子航抱进怀里说喜欢。


      屈膝跪下来,楚子航像从前恺撒亲吻他那样亲吻石刻的名字,像从前恺撒拥抱他那样拥抱坚硬的墓碑。


      守墓人远远地看着那位古怪的来客,没有上前驱赶。他一直好奇着这个本该安放在陵园正中的坟墓为何会处在边缘,石碑与众不同地朝着正东的方向。


      那位大人终于等来了他要等的人。




      “也许……是有一点不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“你与他们不同,也许是因为……我爱你。”




  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




—— E N D ——






获奖完结感言:


      一个刚见面就上床,上完床发现咦好像有什么不对就分手,分完手就死了的不知所谓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写结尾会哭一半是虐的一半是被自己蠢的。


     看完还不挂我真是谢谢各位了,以后一定还会努力产出英俊的恺楚!

感情只能克制,不能控制 。

【葱芯】奇怪的脑洞

可爱

Griffin.:

看他俩打游戏,突然间有个奇怪的脑洞😂😂


主播是他俩朋友。他俩依旧只出声音。


又是一个可以吃鸡的晚上


主播:非常开心又和校长、新哥一起吃鸡。看,这个弹幕发的都是新哥。


队友a:最近新哥人气很旺。


校长:来了,喂喂,这声音可以吗?


主播:可以。


新哥:嗯。


校长:小新怎么了?声音有点不对。


队友a:???新哥?


新哥:没事儿,最近嗓子不舒服。


校长(突然笑出声):多喝热水。


新哥(笑骂):滚你的。


主播和队友a:????(完全get不到笑点的两脸茫然)


进去游戏过程中气氛一度尴尬,作为主播,当然要活跃下气氛。


主播:哇,我直播间都是在刷新哥的,表白新哥,谢谢新哥的九亿少女送的礼物,谢谢。


队友a:新哥越来越热了。(热=火的意思)


新哥:不热啊,我不热啊,我冷,超冷的。


校长:你冷?冷就把空调开高点,别感冒了(又笑出声)还有记得喝热水。


新哥(怒了):有完没完啊,烦人。


主播和队友a突然感觉自己好多余。


游戏倒计时中


主播:哎,新哥,这里有你的小粉丝好逗,要和你生狗子😂


新哥:都是一群小女生乱开玩笑,再说我可是有条件的好吧。


队友a:啥条件?


新哥(认真思考):嗯…怎么说也要带我上王者(游戏渣的心愿)


主播和队友a:哈哈哈哈………


然后,他们发现校长操控的游戏人物站在路中间不动了。


主播:校长?


新哥:掉线了?


游戏界面提示,校长(游戏名一时想不起来)被击杀了。


队友们:………


校长:啊?死了?!


新哥:你刚才干啥去了?


校长:走神了,想事情。


队友a:怎么了?


校长:没事,想要不要入股一下腾讯。


新哥:你搞那玩意干啥,开发游戏啊。


校长:对啊,看看能能搞个单机王者农药,让你上王者。


主播和队友a:???


新哥(笑):怎滴,单机打野怪上王者啊?


校长:可以。还是联机吧,我怕你被野怪打死。


新哥:滚滚滚,最先死的没资格说话。


校长:那我先去吃夜宵。


主播:好,一会结束叫你。


新哥:我想吃虾。


校长:嗯。


新哥:去壳的。


校长:自己剥去。(顿了一会)凉了不好吃


新哥:!!!我马上结束。


主播和队友a:???


游戏提示,lingengxin 被击杀。


??!!!??!?!


新哥:我也去吃了,你俩加油!


主播和队友a:我俩好像在发光。


队友a:…你吃夜宵么?


主播:饱了,吃不下。





-————